资中历史名人——史学家范祖禹
  • 发布时间:2015-08-20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11985【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范祖禹(1041-1098)字淳甫,一字梦得,成都华阳人。生于宋仁宗康定二年,卒于哲宗元符元年,年五十八岁。宋仁宗嘉韦占八年(1063年)进士。初仕资州龙水县令,调离资州后,助司马光编修《资治通鉴》,后历任秘书省正字、著作郎兼侍讲、右谏议大夫、礼部侍郎、侍讲学士。他的一生大多数时间用于编写《资治通鉴》,是北宋中期著名的史学家。

  一

  传说,范祖禹出生时,他母亲梦见一伟丈夫被金甲入寝室,曰:“吾汉将军邓禹。”因此,被命名为范祖禹。范祖禹从小是孤儿,他叔祖父是北宋名臣范镇,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抚育。但范祖禹仍因为自己是孤儿而伤心不已,每当别人参加喜庆宴会时,他都面容凄惨,心情抑郁,整日里闭门读书,从不干预人事。后来到了京城汴梁,所接触的都是一时名人。叔祖父范镇对范祖禹十分器重,说:“此儿,天下士也。”

  仁宗嘉祐八年(1063)他中了进士,英宗治平年间(1064——1067)初仕就上任担当资州龙水令。龙水县在今天资中县的龙结镇,是个环境恬静,民风淳朴的小地方。

  根据现在能查到的他的诗作,他是先从陆路到成都,在成都再乘船到资州的。他回忆说昨天还在山上以石为枕头睡觉,白云悠悠,绿萝长挂,太阳还大得很呢。接着就写乘小船沿沱江走了一天,月亮都出来了。诗人眼中的风景是一片苍凉,白鹭,青山,孤棹,渔歌,表达了急于入资州的心情。

  月夜船行入资州

  忆昨卧碧山,苍苍丛桂间。

  白云为屏石为枕,绿萝长挂明日间。

  忽乘轻舟泛江水,山月随人还在此。

  白鹭惊飞宿霭间。青山倒卧沧波底。

  此时孤棹发中流,川后停波听棹讴。

  不学子猷中夜返,欲乘明月向资州。

  二

  史书记载范组禹到龙水县上任后勤政爱民,为人宽厚简朴,平时不言人过。他用了很多时间到资州境内游玩,写了很多有关资中风景的诗歌。他把资中想得很美,是那种原始的如仙境般的美丽,甚至幻想资中的山谷中有仙女驾驶着鸾凤拉着的轻车在烟雾一样的云彩里奔驰。他也写资中五月江流中的商船,六月江面的波涛。他还到过后来资中人叫做“百步云梯”的醮坛山,他玩得很高兴,产生了一种仙乐袅袅,得道飞升的感觉。由此他感到资中十分偏远,属于古代的蛮夷之地,时刻盼望着朝廷派人来把他召回去,好使他施展他平生的抱负。他把资中人看成没有开化的蛮夷,对他们修庙祭祀诸葛亮不解,似乎把他们当作孟获的子孙了。所以,范组禹所到之处十分重教化,他大办学校,重金聘请教师,学习一时蔚然成风,乡人皆以读书为乐。

  资中八首

  海阔横空锁蜀门,资川岩岫若云屯。

  天倾白日千山底,峡束长江万里奔。

  资山岩谷多神仙,鸾车凤马随飞烟。

  神女萧萧来暮雨,浮丘往往下云軿

  风定江澄境象间,水清波影倒云山。

  渔舟荡漾清光裹,白鹭惊飞杳霭间。

  五月江流万贾船,迅如飞电擘群山。

  荆云峡雨须臾过,白帝江陵朝暮间

  六月炎蒸烈火高,黑云驱雨驾波涛。

  千崖雪浪飞泉吼,万壑阴云古木号。

  醮坛高倚碧天开,中有清都白玉台。

  雾拥霓旌乘月去,风吹仙乐下天来。

  夷界荒山几万重,西穷月窟与天通。

  何时汉使还持节,从此乘槎上碧空。

  武侯祠庙遍空山,万古名重宇宙间。

  昔日南人皆稽首,至今歌舞聚夷蛮。

  他还专门写了一首描写资中的水的诗。资水又叫沱江,经重庆入长江而过三峡,诗人幻想乘船过吴楚,回到天子身边去。

  资水

  资水通巫峡,谁家万里船。

  随云排楚气,隐几上吴天。

  神女迷朝雨,湘娥泣暮烟。

  何时一飞楫,长啸下牢边。(杜甫的诗句有"始如云水峡,忽尽下牢边"。)

  资州路月山亭

  “月山”地名至今犹存,只是那个叫“月山亭”的小亭子早就不知在哪个朝代消失了。诗人告诉我们那是一座依山而建的高敞华丽的亭子,过往旅客可在亭中一边休息,一边观景,从而产生无限的遐想。诗人眼中看到的还是一副一副没有开化和开垦过的山水画,由波涛,崖谷,孤云,飞鸟想到了游子,从而联系到自己的身世,期望着一个美好的未来。

  轩亭枕苍峰,缥缈视空阔。

  长江翻天去,回斡地轴折。

  洪涛破山门,崖谷尽争裂。

  孤云行无踪,飞鸟去自没。

  游子怨路长,烦襟此披豁。

  昔观黄河流,浩荡窥禹穴。

  乾坤何壮观,永叹旧游绝。

  兹亭虽非匹,山水颇秀发。

  茫茫八紘内,所历但毫末。

  安得乘飞飙,人寰瓷超越。

  资州路东津寺

  这是诗人在资州留下的非常重要的一首作品。它告诉资州人北宋时候资中东门渡口有一座破残的寺庙,那时候从资州城到五里店沿途尚未开发,一路走去还在山里,古树参天,阳光很难照进来,至于是不是还能听到猿啼就不知道是诗人的幻想还是实情了,但寺庙经过很久的年代却还存在,大殿显得空旷深远。诗人不禁想起唐朝末年,李氏王朝朝廷昏聩,各路诸侯尾大不掉,中原长期战乱频仍,各方人马称雄割据,连资州这种偏远的地方(海根)也牵连到了。我们还可以了解到宋代的东门渡口就有了唐明皇在这里渡江的传说,不然诗人怎么在这里想起了李氏王朝那段伤心的历史,他在资州留下了那么多作品,为什么都没有提呢?宋时的古寺残殿一定就在现在的唐明渡附近,目前早就片瓦无存,灰飞烟灭了,也许,这首诗可以作为安史之乱后唐玄宗到过资州,在此渡江的反证吧?上世纪五十年代,张大千在巴黎凭回忆创作资中八景,其中《古渡春波》就是画的这里。张大千在画上写道:“古渡春波,俗称唐明渡,相传明皇入蜀尝过此也。在郡城东南十里,为成渝孔道。”可见清末民初这里就开发成交通要道了。

  山行无晨暮,日暝崖谷昏。

  哀猿落客泪,永路惊旅魂。

  凭陵高山巅,俯视大江奔。

  回环岛屿合,萦转洲渚屯。

  行云赴楚天,飞鸟下蜀门。

  地遐怪物聚,寺古深殿存。

  忆昔李氏末,烟尘暗中原。

  奸雄竞草窃,割据穷海根。

  干戈百年后,见此败屋垣。

  我来属清秋,登览无俗喧。

  山深虎豹归,水静蛟鼍骞。

  临风独笑吒,浩荡欲飞翻。

  夜直闻御沟声

  御沟,又叫御河沟,我的老乡至今还这样称呼它。在资中“四岩”中,它又称西岩,位于城西四华里,一条小溪淙淙流过,溪水清澈透明,时而奔流激荡,时而注入深潭,时而迂缓如凝,时而飞流直下,直到缓缓流进沱江。两岸石壁陡立,壁上有一片一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摹崖造像,西方各界神仙班排云集,神态各异。最大最高的是尊千手观音,慈悲而木然地望着空荡荡的山谷和流水。看来诗人在那里过了一夜,既欣赏了御河沟秋夜的明月,又感觉到了沟顶上山风吹动微云,天空碧蓝如洗的美景。

  银河秋泻月明中,云卷风吹下碧空。

  终夕玉堂魂梦冷,蜀江声绕水晶宫。

  三

  范祖禹离开资中以后,很快开始了他繁忙的学术生涯。当时司马光正在修撰《资治通鉴》,他要范祖禹负责唐代部分的撰写工作。在洛阳十五年,范组禹一心撰写《资治通鉴》,赢得司马光的称赞。司马光认为他“智识明敏,而性行温良,如不能言;好学能文,而谦晦不伐,如无所有;操守坚正,而圭角不露,如不胜衣,君子人也。”《资治通鉴》修成后,司马光推荐范祖禹任秘书省正字。当时是司马光的政敌王安石执掌朝政,他也十分看重范祖禹。王安石的弟弟王安国与范祖禹十分友善,曾示意范祖禹去拜谒王安石,但范祖禹竟不为名利所动,没去拜谒。富弼致仕以后住在洛阳,很少与人接触,唯独对范祖禹例外;富弼病重时,召来范祖禹授给他临终密疏,主要是论述王安石查封误国和新法的弊端,言辞十分激切。富弼死后,别人都认为这样的奏疏奏上去肯定会得罪王安石,建议范祖禹不要上奏,但范祖禹还是坚持上奏了。

  神宗死去,哲宗继位,范祖禹擢任右正言。后吕公著执掌朝政,而范祖禹是吕公著的女婿,避嫌辞职改任祠部员外郎,不久又辞职而除任著作郎、修《神宗实录》检讨,后迁任著作郎兼侍讲。

  哲宗因夏天暑热,暂停讲书,范祖禹上疏皇帝认为,“陛下今日学与不学,系他日治乱。如好学,叫天下君子欣慕,愿立于朝,以直道事陛下,辅佐德业,而致太平;不学,则小人皆动其心,务为邪谄,以窃富贵。”建议哲宗恢复讲读。不久,范祖禹迁任起居郎,又召任中书舍人。吕公著死去,召拜右谏议大夫,首次上疏论皇帝正心修身的必要性。蔡确得罪,范祖禹上疏,建议宽厚对待大臣。蔡京在蜀地任职,范祖禹上疏批评蔡京“小有才,非端良之士。”当时的执政大臣想在新法、旧法中间依违模棱,范祖禹上书反对。不久,兼任国史院修撰、礼部侍郎,上书论述监、司、守、令官职的重要性。

  《资治通鉴》是我国古代著名历史学家、政治家司马光和他的助手历时十九年编纂的一部规模空前的编年体通史巨著。在司马光的主要助手中,就有作过资州龙水县令的范组禹。史称他从司马光编修《资治通鉴》,在洛十五年,不事进取。所谓“不事进取”,指的是不进一步谋取高官厚禄,一心从司马光编书,可见他是个对功名利禄看得很淡的人。

  四

  据记载,范祖禹“平居恂恂,口不言人过”。但遇到大是大非问题,往往坚持原则,据理力争,从不模棱两可。在皇宫里侍从皇帝,“守经据正,献纳尤多。”范祖禹为皇帝讲解《尚书》至“内作色荒,外作禽荒”时,拱手而立,再三吟诵,直到皇帝“首肯再三”,才肯罢休。每次为皇帝进讲之前,一定要端正衣冠,好似在皇上面前一般,命子弟在一旁侍立,先按讲其说,“开列古义,参之时事,言简而当,无一长语,义理明白,粲然成文。”被苏轼誉为皇帝的第一号讲官。范祖禹除参预编撰《资治通鉴》外,还独自撰有《唐鉴》十二卷,《帝学》八卷,《仁皇政典》六卷。特别是《唐鉴》十二卷,“深明唐三百年治乱,学者尊之,目为‘唐鉴公’。”

  范祖禹的诗文集被称为《范太史集》,共五十五卷。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范祖禹的文集,“世有两本,一本仅十八卷”,是明朝人程敏政从秘阁中借阅时摘钞而成,不是全本。《四库全书》收存的五十五卷本,与《宋史·艺文志》、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考》所记载的卷目基本相符,大概是宋朝时的旧本。在五十五卷的《范太史集》中,卷一至卷三是诗歌;卷四至卷六是表状、札子;卷七至卷十二是表;卷十三至卷二十六是奏议;卷二十七是进故事;卷二十八至卷三十三为翰林词章;卷三十四是启状;卷三十五是赋、论、策问;卷三十六是记、序、铭、书、传;卷三十七是青词、祭告文、诔文、哀词等;卷三十八至卷五十五为墓志铭、神道碑、皇族墓志铭、石记、皇族石记等。

  范祖禹潦倒病逝后,初葬化州。后人还在他的墓地扩址建祠,立碑修亭。

  据载范公陵墓方圆一亩有余,规模端庄威仪,数百年来一直是化州最为显赫的人文景观,《化州县志》在“范公墓遗址”的词条下有如下百字记述:“位于城西石牛岭南麓,是宋代名臣范祖禹茔墓。范祖禹因直谏,屡遭贬黜。宋元符元年(1098)迁谪化州,未几卒,葬城西石牛岭。葬后一年,归葬四川,此为衣冠冢。此墓迭经修葺,最后一次重修为民国23年(1934),树有“宋翰林学士之墓’墓碑,墓前建有玉光亭一座。墓与亭均毁于195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