莾老道与九和尚
  • 发布时间:2014-05-05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13372【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莾老道与九和尚

民国年间,资中城有一僧一道两个怪人。“僧”是九和尚,“道”是莾老道。莾老道年约60开外,不知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姓甚名谁,一年四季都穿件破破烂烂的棉道袍,打双光脚板,在城内各条街道东游西串,治病卖药。他的药有两种:一种是给人治病的草草药,一种是麻醉猪狗的“三步倒”。“三步倒”是搓成胡豆大小的药丸,外面裹点碎肉,丢给狗吃,狗儿一吞下去,走不出三步路就会四肢无力,“咚”的一声倒在地上,烂醉如泥,狗事不醒。猪儿要用三颗,走上五步便会醉倒,不动不哼,任随狗贼或盗猪贼摆弄。所以此药卖价较高,也不轻易卖出。他本人经常都要炖狗肉吃,可能就用他的“三步倒”麻醉到的野狗。
他治病的方法也与众不同,那些药物大多是金银花、铁线草、鱼鳅串、兔儿草一类普普通通的草草药,竟然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更奇的是他有时连药都不用,别人向他求治时,他便在脏兮兮的身上东搓西搓,搓下很多污秽之物,捏成一小团,叫来人拿回去冲水喝,喝了就会好。来人半信半疑,回去试着喝了下去,果然病就好了,使得很多人都将他视为活神仙。
莾老道来历不明,九和尚则是有根有底的本地人。此人俗名黄亨远,出生于1895年资中球溪河一个贫苦农家,幼年多病,被其父亲送到走马场东岳庙出家,法名焕然。他参拜盘破门武师肖天禄为师学练武术,在州县级、省级和国家级的打擂比武中多次获得金章,成为名震巴蜀的一代武僧。抗战后期,他在资中武庙开设武馆,许多内江、威远、阳县(今资阳)的富裕之家都将子弟送来向他学习。武庙座落在重龙山下,离武庙不远的重龙山半山腰有个观音阁,是莾老道的栖身之所。他每天下山都要路过武庙,经常都要去偷瞧九和尚练武,有一次看到九和尚在舞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恰巧被九和尚看到,便说:“小子献丑了,请道兄多多指教。”莾老道吓得魂不守舍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说:“壮士饶……饶命!贫道手无缚……缚鸡之力,哪里敢同壮士谈刀论剑啊!”九和尚说:“我知道你是个来头不小的高人,咱们交个朋友吧。”从此二人便经常一起下棋为乐。九和尚是僧人,却爱喝酒、吃肉;莾老道是道士,也爱喝酒、吃肉。有一天九和尚带了五瓶泸州老窖酒到君子泉吃莾老道炖的狗肉汤,二人划拳助兴,谁输了就要喝酒,莾老道故意“拳风不顺”,一输再输,输一拳就喝一杯,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第五瓶都要喝完了九和尚才发觉自己上了当,连忙把酒瓶抢了过去,看到里面只剩下小半瓶了,“咕嘟咕嘟”一口喝得精光,然后将空酒瓶向着一株黄桷树甩去,酒瓶便像飞镖一样,栽进了树身里面。莾老道笑了笑,用筷子夹了一块狗肉丢进口里,然后反手一甩,将两只筷子像箭杆一样齐唰唰地射入了酒瓶子的瓶口之中,九和尚惊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向着莾老道倒身便拜,连称小子有眼无珠,要求拜他为师。他却哈哈大笑,疯疯癫癫地往重龙山上的永庆寺跑。九和尚跟着追,道士跑到哪里和尚就追到哪里,苦苦要求收他为徒。莾老道被逼不过,只好说道:“我的武功很一般,只能说是略知一二而已。我看过你们资中的盘破门武术,很不简单,好些拳法都与武当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特别是你的齐步云脚,出神入化,非同凡响。但是你的剑术就很一般,那天我看你舞了一回,比起你的拳术就差远了。”
“那就请你教我的剑术吧”。九和尚说。
“不敢当,不敢当!我是弹棉花的弹花匠变的,会弹不会纺。我虽然看得出一点门道,但实际操作就不行了。我的真正长处是药功,承蒙老弟错爱,我就把这套功夫传授给你吧。”九和尚在学习的时候顺便问起他的姓名和是哪里的人,从前是干什么的,他全都笑而不答,后来问得急了,他才说了他姓李,其余的事情他就一样都不回答了。他在资中住了十多个年头,快到解放的时候他便忽然没了踪影,连九和尚都未告知,这个神秘的游方道士不知又“游”到哪里去了。
解放后,九和尚的武棚不能开了,连和尚也不能当了,只好还俗,却靠莾老道传授的医药秘方在高楼场卖药治病为生,直到1962年“自然灾害”患上了浮肿病才不治身亡(可惜莾老道没有教他怎样治肿病),终年67岁。